布丁小溯🍮

汪

想试一下 佛了,热度随缘

对了下周大概会填一下坑 欢迎点梗 cp随意只要我不雷就ok

[鬼使白黑]把世界送给你

 有部分扯淡注意!应该会是个中/长篇,本来想攒着发的最后还是没忍住(…)

是画家白x平行世界旅行者黑

 chapter 1

  鬼使白和他的第一次见面不算浪漫。那是在画展快要结束的时候,他看着那个兜兜转转了快一小时的家伙,要说心里一点儿感动都没有是不可能的。他走近了,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温和一些:“先生你好,我看你在这里转了将近一小时了,是有什么想法吗?”

  于是他转过头来。鬼使白讶于他与众不同的鎏金眸子,仿佛盛满了星辰。然后那人开口,乌黑的睫毛微微颤动,说出的却是前言不搭后语的奇怪话题:“…我觉得你长得特别像我弟弟。”似乎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些奇怪,他忙补充道:“不好意思…!刚刚脑袋一时没转过弯来,说的话你不用放在心上。在这里逗留的原因吗?因为我觉得这些画很美啊。你能发现我待了这么久,是这里的工作人员吗?”

  鬼使白摇摇头:“我是这个画展的创办者,你能这么喜欢这些画我很高兴。这个画展自展出以来就没什么人气呢。”

  “你说得太夸张了。”他明显不信,眼神飘向墙上一幅作品,“要是说这幅画没有人气我还勉强相信,画展的话怎么可能啊。”

  鬼使白蹙起了眉,想说点什么反驳他却又将那些话语全部咽了下去,剩下的只有一句“为什么”。

  他还没发现不对劲,把鬼使白拉到跟前指着画说:“你看,它画的是夜晚的天空对不对?但这只是看起来,用这种蓝色画夜空未免有些太浅了。你仔细看,「夜空」中颜色深浅的变化是不是和波浪有些相似?而且这幅作品想表达的并不是夜空厚重安宁的感觉,而是海洋沉静温柔的美啊。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,所以,即使画上有着星辰,但这绝对是海洋没错。但一般的游客是看不太出来的,只认为这是幅普通的画着夜空的画罢了。”

  鬼使白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,对方有些沉不住气了,转过头来认真地问他:“你觉得我说的对吗?不对的话不用藏着掖着,直接说出来就行。”鬼使白摆了摆手,笑着说:“不不,我觉得你说的很对,完全理解了作者画这幅画时的心理。对了,我还没有正式自我介绍过的吧?我叫白月,是这个画展的创办者。…同时,也是这幅画的作者。很高兴认识你。”

  被这么礼貌地回复了,他似乎有些出乎意料地沉默了会,稍显慌张地说:“啊、那…那个,我是黑羽,我也很高兴认识你!对不起啊,我不知道这是你的作品就在我这里妄自评论了…真的很抱歉。”

  鬼使白笑的更厉害了,为了避免过于失态,他捂着嘴憋笑憋的身体都微微颤抖着。这就是故事的开始,他与一个劲道歉的黑羽的初次见面。

【鬼使白黑】关于我的哥哥

关于我的哥哥 【鬼使白视角】
我一直有个烦恼,鬼使黑为什么对自己那么好?

打麒麟的时候让自己观战蹭经验,刷御魂的时候让桃花第一个奶自己,有狗粮也是先让自己吃。

问鬼使黑的时候,他却又总是笑着说:“因为你是我弟弟啊!”

白痴。

我根本没拿你当哥哥啊。

再想起那个笑容的时候,总是有种奇怪的感觉。

心脏好像被掐住一样,嘴角总是不自觉的上扬。

再一想,最近见到鬼使黑的时候都有种这样的感觉。

后来去问了阎魔大人,她说这就是“喜欢”。

其实一开始我是拒绝的。

毕竟我和他是同事,貌似也是兄弟。而且双方都是男的,简直就是不可理喻。

想改过来的时候已经太晚了。

习惯害死人。

已经习惯了出门的时候他在身旁,战斗的时候他来出场,闲着没事的时候跟他打情骂俏【x

后来出门的时候找了个时机,鼓起勇气跟他表白了。

可是这家伙说:“我也喜欢你啊。”

本来我还很高兴,结果他接着说:“因为你是我弟弟啊~”

靠。

我实在忍无可忍了,恶狠狠地把他压在墙上。

“哎哎弟弟你干什么……”

“叫什么弟弟,叫老公。”